<tr id="czcii"></tr>
<tr id="czcii"></tr>
  1. <th id="czcii"></th>
    1. <th id="czcii"><video id="czcii"></video></th>
        <object id="czcii"></object>

            <code id="czcii"></code>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擷英>文學天地>正文
            雙龍煤業穆海宏散文——我曾經見過火狐
            發布時間:2020-12-25 11:55:35 來源: 作者: 點擊:

            正月十五那天,按照傳統,是新年后的第一場篝火,我獨自一人迎著寒風,夾著小?,前往西畔去摟蒿,那是上年里我發現的最茂盛的一片荒草地,隱藏在西畔下面的一個溝窩里,長有一人多高的黃蒿,看得出,這個溝窩是村里某個人曾經開荒出來種過蘿卜或者是土豆的,可能是二狗,也可能是三黑子,因為他倆一個在去年放牛摔斷了腿,整整一年拄著拐在村里胡轉,另一個聽說去外面打工,一年都沒回來過,除了他們我想不到還有誰,將這么一個肥沃的溝窩就給荒了。

            從塬上下到這個溝窩并不遠,但是卻很陡,一條窄窄的土路白花花印在地上,七扭八拐的如同凍死的蛇一樣,兔子和野雞的腳印清晰可見,我一邊走一邊想,回家了,做幾個鐵絲套,就安在這條小路上,準能夠套到野兔,才到十五,過年稱的豬肉就早已經吃光了,要是有兔肉,這年興許能把年過到正月月底。

            溝窩里的黃蒿還在,靜靜的窩在那里一動不動,一點溫度都沒有的紅太陽將荒草染成了紅黃色,一閃一閃的失去了溫度,我站在黃蒿前面,放下小?,解開腰間的布帶,將棉襖過緊后勒緊,然后將草繩鋪在地上,拾起小?,將一簇荒草摟在一起,茬根鉤倒踏在腳下,整理成一沓后再放在草繩上,黃蒿很高,高到我從未見過如此高的黃蒿,甚至高出了我一個頭好多,隨著小?的揮舞,黃蒿籽兒不斷的落到我的頭上、身上和衣領里面,我能感覺到他們在皮膚上滾動,只可惜,它們最終將會燃成火,變成灰,永久的死去,不論過了多久,經歷多少個春天,都再也不會有新生。

            溝窩里安靜的沒有一絲風,我已經感覺不到寒冷,后背甚至還隱約出了汗,這片黃蒿雖然不多,但是足夠我來上幾趟,出了正月十五、還有正月二十三和正月月盡,我都需要在晚上的院子里燃起篝火,聽祖父祖母念叨我聽不懂的話語,祈求各種神仙保佑我們的收成,免去疾病和災難,我想,我一定不會把這溝窩里有黃蒿的事情告訴別人,它是我發現的,也是屬于我的。

            一個火紅的身影在我眼前閃了一下就忽然消失不見,我并未在意,可能是我看花了眼或者是夕陽更加血紅了吧,隨著一片荒草的倒下,我清晰的看到,就在我眼前的不遠處,一團像火一樣的東西臥在黃蒿里一動不動,我連忙停止鉤蒿,握緊了小?,緊緊的盯著那片紅,它就在黃蒿叢最中心的位置,像我家的甕蓋一般大,一動不動的,我貓下腰仔細的盯了會,撿起一塊土疙瘩使勁朝它扔去,它突然動了一下,我連忙又去撿土疙瘩,它卻站了起來,轉過了頭朝著我。

            它全身火紅,是我從未見過的那種紅色,像血、像火炭、像落日下西邊的云彩,更像大門口還沒被北風撕碎的紅春聯,瘦長的臉和尖尖的嘴,就連嘴邊的胡子都是紅的,身后拖著一條蓬松的紅尾巴。我看著他,一只手緊緊的捏著?把,另一只手里捏著剛撿起的土疙瘩,它也看著我,我清楚的看到,它的眼睛也是紅的,但是卻看不到一絲兇狠,興許它也在想,這個兩條腿的到底是個什么?它動了一下,全身的紅毛便跟著也動了一下,就好比西溝里水池里掉了一片落葉激起的漣漪一樣,我沒有后退,而是緩緩舉起手里的土疙瘩,我想它要是撲過來咬我怎么辦,我能不能打得過它,如果打不過,我能不能跑得過它。

            汗水順著雙頰淌了下來,我使勁咳嗽了一聲,給自己壯膽,可腳下卻并有挪動半步,它充滿不屑的眼神迷離起來,難道它是成了妖的火狐嗎,聽老人說,這種狐貍會念咒把人迷倒,然后吸人的陽氣,可我的耳朵里除了安靜之外,什么聲音都沒有聽到,我不能讓它念咒,我手里的土疙瘩狠狠的飛了出去,但卻在距離它面前一尺的地方掉在了地上,它睜開了眼,朝我看了一眼,蹲下了后腿,樣子像極了我家死去的旺財,要是旺財還活著就好了,我出去它肯定會跟著我,保護我,我旺財已經死了,我誰也指望不上了,我又彎腰撿起一塊土疙瘩,想要去打它,它突然伸長脖子打了一個哈欠,放下前腿趴到在地上,又迷離起了雙眼。

            我的雙腿開始發麻,難道是中了它的咒了嗎,我挺直了身子,跺了跺腳,憋足了氣,朝它喊了一聲,它沒有理我,反而把頭窩到身子里面,我繼續朝它喊,它就好像耳聾的老漢一樣不理不睬,我用小?敲打著黃蒿,它還是一動不動,我后退到放好的幾沓黃蒿旁邊,遠遠的看著它,它似乎已經在黃蒿叢中沉沉的睡去了。

            太陽已經落到了山的后面,我慌亂的用草繩扎緊黃蒿,將?把插進去,挑在肩膀上撒腿就跑,一口氣跑到溝窩的上面,再轉過身子朝溝窩下面看去,一窩的荒草讓我鉤掉了一塊,像極了掉了一顆牙齒的一排門牙,我睜大眼睛去尋找,黃蒿從中一點的火紅都看不到,我放下黃蒿,又在地上見了很多土疙瘩,朝溝窩里扔去,邊扔邊喊,對面的土崖調皮的跟著我一起喊,但是黃蒿叢中連一只小雀都沒飛出來,我背起黃蒿,又繞到溝窩的另一邊扔土疙瘩喊,但仍舊什么都沒有看到。

            很長一段時間,我逢人就說,我見到了一只火炭一樣的狐子,他們都笑我,說你要你見了你還能活著回來,沒有人相信我的話,我對我的好朋友說,對村里的老人們說,他們都說我過年吃多了撐著了,胡說八道,時間久了,我也就不再說了,但我一直記得,正月十五那晚,院子里的那堆篝火燒得最旺,狂舞的火苗是我從未見過的顏色,像血、像落日下西邊的云彩,又像大門口還未被北風撕碎的紅春聯。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久本草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色中涩AV男人的天堂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