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zcii"></tr>
<tr id="czcii"></tr>
  1. <th id="czcii"></th>
    1. <th id="czcii"><video id="czcii"></video></th>
        <object id="czcii"></object>

            <code id="czcii"></code>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擷英>文學天地>正文
            發電公司李欣散文——冬日況味
            發布時間:2020-12-25 11:39:20 來源: 作者: 點擊:

            一場雪為午嶺橋山蒙上了一層厚重的面紗,裹住了鉛華,留下了寧謐,一陣冷風吹過沮河兩邊的垂柳,等那一篇黃葉落下,才感知原來冬日早已漫卷在我們周圍。

            站在陽臺遠遠望去,街上再無往日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家蜷縮著快步前行,遠處村落農舍的煙囪上冒著青煙和白茫茫的雪交織在一起,襯托出朦朧的韻味,被白雪覆蓋的山脊再無往日的青松碧綠,安詳靜謐的躺著、呼吸著。

            冬日之下,好似時間變慢,節奏放緩,一切在這時都已靜止,享受著冬日帶來的愜意,不知不覺間,記憶的片段慢慢在腦海中浮現,那就是“年”。

            記憶中的冬日是年的況味,每當冬日走進我們也在告知我們,新年即將到來,而當新年的腳步臨近,歲月也在悄無聲息間揉碎我們的青春,也在無情的助長著父母的白發,兒時年味的映像便只能用回憶來一遍遍重復回放,而我們不能忘記的是情感上的記憶。

            兒時的年總是伴隨著皚皚的白雪,每逢年關臨近,我便會和父母一起回老家陪爺爺和奶奶一起過年。在回老家前,父親會在集市上購辦好爺爺奶奶喜歡吃的年貨,大包小包、東挎西拎的像“逃荒”一樣趕早班公交,那時父親年輕,力氣大,年貨和行李基本被他一個人承包,母親拉著我和姐姐緊跟在父親身后。

            那時爺爺奶奶總是會在家門口的那條一眼望不到頭的羊腸土路上等著我們一家人,大年三十的晚上都是難以入眠的,老家處于郊區,北方農村多樣化的習俗在這里會一一上演。年三十一大早,還在炕頭睡懶覺的我便會被奶奶拉風箱的聲音驚醒,起床后簡單的吃完早飯后,貼窗花、門神、對聯,晚上我和奶奶會一同給老家院子的土地神上香獻貢品,供奉灶王神,以祈求來年五谷豐登。

            一頓年夜飯后,最令我期盼的莫過于放炮仗,而我最喜歡將一長串炮拴在院子的柿子樹上,點完引線后撒腿就跑,一家人捂著耳朵在門口看著火光,鞭炮的響聲襯托著過年時的熱鬧,同時也彰顯出團聚、幸福的味道。

            記憶中的年味莫過于餃子的味道,北方過年,餃子是必吃的正餐,北方人吃餃子的寓意豐富,餃子形似元寶,諧音為交子,意為交好運發大財。

            兒時每逢過年,父母便會早早起來剁餡、和面,還在被窩熟睡的我便會聽見父親節奏感很強的剁餡聲音,待到我倆洗漱完后一股餃子的清香便會撲鼻而來,父母總會讓我先吃,他們繼續包。父母包餃子的身影,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餃子的情景,那種暖意依然在心中,恍如昨天,感覺依舊是很清新。

            歲月更迭,爺爺奶奶已離我們而去,老家的年味只能用現在腦海中殘留的那點兒時的印象來回味?,F如今,我已成家立業,在外地工作不能時?;丶?,每逢過年,他們都會提前打電話問,“什么時候回來,回來什么都不要買,家里啥都不缺,年貨都置辦好了,”每當聽到父母這些話語時,我不禁想到,父母親含辛茹苦拉扯我們長大成人,而如今不能時常陪伴,心中頓生酸楚感。

            年輪的交替改變了我們的容貌,可那種味道確是永遠不變的,而且經過歲月的沉淀,年味在我們心中會越來越濃厚,因為那是家和親情的味道、更是值得我們一輩子回憶的味道。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久本草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色中涩AV男人的天堂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