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zcii"></tr>
<tr id="czcii"></tr>
  1. <th id="czcii"></th>
    1. <th id="czcii"><video id="czcii"></video></th>
        <object id="czcii"></object>

            <code id="czcii"></code>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擷英>文學天地>正文
            機電公司秦勇散文——冬至隨筆
            發布時間:2020-12-18 11:58:52 來源: 作者: 點擊:

            上午突然收到兒子幼兒園信息,下周一要進行包餃子活動,請家長踴躍報名參加,后知后覺中我才醒悟,冬至到了。

            冬至,是中國民間的傳統節日又名數九、冬節、長至節、亞歲,早在二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我們的先人就用土圭觀測太陽,測訂出了冬至,它是二十四節氣中最早制定出的一個,在古代民間有“冬至大如年”的講法。冬至習俗因地域不同而又存在著習俗內容或細節上的差異。在中國南方地區,有冬至祭祖、宴飲的習俗。在中國北方地區,每年冬至日有吃餃子的習俗。不要驚訝我的學識,這些都是“度娘”告訴我的。

            說起冬至吃餃子,這大概是所有北方人對于冬至最深的記憶了,俗話說得好“冬至不端餃子碗,凍掉耳朵沒人管”。從記事起冬至吃餃子的習俗便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腦海里,且每年冬至家中包餃子,必有我的獨一份韭菜雞蛋餡餃子,實在是我對各類肉餃子提不起興趣,記得幼時抗拒吃肉餃子,甚至一度只吃餃子皮,堅決不吃餃子餡。

            記憶中的冬至都是伴隨在熱騰騰的餃子與家人的歡聲笑語中度過。當然也有例外,那是18歲當兵那年,第一次離家遠行到部隊,那個冬至過得著實難忘,可以想象一群初入軍營的小年輕,在家下過廚房的寥寥無幾,我們班十個新兵,更是一個懂廚藝的都沒有,忽然需要自己動手包餃子過冬至,難度頗大,可出門在外要學會獨立,硬著頭皮也要上。

            首先是學和面,回憶著媽媽和面的場景,依樣畫葫蘆地加水,揉面,揉得胳膊都酸了,卻依舊是和稀泥的感覺,于是再加面,干了!那再加水……如此反復幾次,換了三批人,終于算是成了,放至一邊醒發,開始準備重要的餡料了。

            分出兩組分別去收拾白菜和豬肉,其余人馬則去找適合搟餃子皮的工具,由于和面環節耽誤的時間有些多,等我們趕去后廚,搟面杖已經被其他連隊借完了,不得己只好找來幾個啤酒瓶清洗干凈充當搟面杖。

            經過一番努力,我們親手包的餃子終于下鍋了,我們按捺著喜悅的心情守在鍋邊算著時間,時間到啦!

            打開鍋蓋,一片蒸汽騰起,肉餡的香味撲鼻而來,拿著笊籬將餃子撈至盆中,仔細一看卻都傻了眼,完整的餃子沒幾個,餃子皮與肉餡卻是分得清清楚楚。那一刻我們都無比的懷念媽媽包的餃子,懷念家的味道。

            時隔多年,每當戰友聚會,在唏噓感嘆那段軍旅歲月時總會提起這段關于餃子的糗事。

            冬至這天,也是一年中黑夜最長的一天,至此進入數九寒天,冬季最寒冷的日子也將到來,但同時冬至也是光明的轉折點,從那一天起,白晝的時間也將越來越長,黑夜逐漸縮短,有這樣一句話“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這是英國浪漫主義詩人雪萊的詩作,我很喜歡。沒錯,冬天是難熬的,是苦難的,但是冬天之后一定會有春天的到來,不論冬天有多長,這是氣候規律,也是人類發展規律。春天是萬物蘇醒,自然是生氣十足的,有希望的,美好的,就好比風雨之后一定會有彩虹這樣。

            今年的新冠肺炎仍在全球四處蔓延,但“十四五”的宏偉藍圖已經展現,又有無數的無名英雄在為我們抵抗病毒,我堅信我們一定會戰勝病毒,最終迎來春暖花開之時。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久本草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色中涩AV男人的天堂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